花酒为期

自制照烧鸡肉饭 超级好吃 直女拍照毫无美感😂

此间少年

一点流水账  渣文笔 略ooc


严争鸣拿着一盘糕点大摇大摆的走进清安居 虽然程潜可以辟谷但是遇到了好吃的他也忍不住都拿给程潜尝尝。推开清安居的门

就伸手揽过程潜的腰 程潜脸红的像刚熟透了的虾子主要还是这个姿势太过露骨程潜是叉着腿坐在严争鸣的肚子上了,清心寡欲的程潜终于忍不住了用胳膊肘怼了严争鸣一下带着些薄怒和宠溺"又做什么″这姿势也是亲密的很 若不是他师兄此时早就被霜刃掀出去了,严争鸣却更加得寸进尺竟然舔上了程潜的颈侧,一股冰雪气顺着鼻腔涌入头顶严争鸣就沉迷其中 给了一个标志性的不怀好意的笑"嗯,小潜,你比糕点还香。"程潜已经不想说他这占人便宜的师兄了" 别闹,你最近心绪有些不稳还是老实点吧 "严争鸣冷冷的瞥了一眼心想"还不是因为你"!程潜看见那委屈的跟什么似的严争鸣,语气软了下来 "算了 给你点一点安神香吧″说完就从严争鸣腿上下来要去床头的格子里取香。严争鸣顿时就炸毛了一下子从凳子上坐起来 支支吾吾的"不,不用了”程潜看他师兄这样难不成这格子里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东西,程潜像是一只好奇的小猫非得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不可拉开了格子,严争鸣掐了下自己的手心道 "完了”。"严争鸣 这是什么 ”? 程潜的心都要被愤怒撑炸了 严争鸣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劈成了个木头还没来得及解释程潜已经先开口了。给我准备这个是想让我彻底忘了你?你以为我说的都是假的都是安慰你的是不是?严争鸣你是傻子还是瞎子?程潜的嘴角细微的抽动 眼圈却是红了 严争鸣被吓坏了 他这棒槌似的师弟仿佛天生的清心寡欲七情六欲从不上脸 今天却因为自己哭了!严争鸣伸出手摸摸程潜的脸安慰 "小潜你听我说啊我没吃的只,只是你我师兄弟做久了,你在跟我说那些话时我 我只觉得像是赶鸭子上架似的,修行之人一生漫长 万一,你将来后悔了我… 我可以给你留个后路 

我可以不知廉耻可我 我不能耽误了你"程潜冷哼了一声"替我做决定 ?我想和你在扶摇山上一起修行 一起终老 然后牵着手魂归一处 严争鸣 你凭什么替我留后路!"程潜这一辈子都没说过几句肉麻的话 这几句话已经穷尽他毕生所学了,一时间没什么话可说了只站在原地平复心里的波动,严争鸣快他这几句话揉碎了,心里想:严争鸣,你这干的都叫什么事儿啊? 可一向傲娇到家的严争鸣把这句话堵在了喉咙里 

一句道歉化做了一个拥抱 "那该死的清心丹我现在就扔了它" 程潜被他气的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清静经》才好不容易接受了严争鸣这祸水东引的态度 冷冷的开口"要不也别扔了 你自己吃了吧,把我忘了 然后我就把自己打碎了 反正我也是块玉 你就把我葬在温柔乡门前 我日日看着你得道长生吧″。" 小潜 我马上扔了那玩意儿 别生气了 好不好?″得道长生没有了程潜长生又有什么意思。方才那一句话像是一块石头把本就不平静的水面搅出了涟漪然后就是一场惊涛骇浪。从小潜走后严争鸣东跑西颠的讨生活早已忘了人间的滋味  他在 他便身处人间 他去 这人间是什么滋味他也麻痹在了生计中。百年间可望不可即的光阴如流水在严争鸣冲出了一片说不出也哭不出的苦涩

"小潜,谢谢你 让我真的感受到存在 带我回到这有温度的世间!"程潜看着严争鸣脸上的悲色气顿时就消了 左手紧握着严争鸣的手 右手揽过严争鸣的脖子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 "师兄 你信我 我会一辈子待你好 你也不用担心我会离开 只要你在 我就不会走"严争鸣心里那堵墙猝然崩塌碎成了一片温柔。 严争鸣心道"你真是要了我的命啊!"话已经说开 他不想再克制了,抓起程潜 两个人就这么合衣躺下了严争鸣把整个身体都挂在程潜身上 直让他喘不过气,"师兄,你不挤吗?”

"我心火旺盛 聚灵玉性寒,抱你才好睡"!

程潜心里涌起想把这个人踹下床的念头 又看着吗黑发如瀑,头深埋在自己肩窝的大师兄又一次投降了"好,睡吧睡吧"。

[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 16:00]旧梦忆扶摇

秋日融融 扶摇山上所有的花草仿佛都度上了一层金光 带着成熟的希望飘散在整座山上。 严争鸣坐在黄花梨木的椅子上少有的沉静 手里摩挲着哪一方掌门印 像是溺在了掌门印中无数浩瀚星子中。 可能是严掌门平时吊儿郎当惯了这一平静下来但是让人担心了 程潜进来时还以为他又魔怔了 轻手轻脚的走到他面前 摇了摇严争鸣的肩膀 “师兄,你怎么了” 严争鸣略潜的眼皮抬了一点 “小潜 你来了 没事 ,以前师父种的花大多都败了只剩一点桂花 我把那些都移到了不知堂 我想师父看见这花也会开心些吧。 ”

程潜知道大师兄是这个时候被师父带上山的也明白了他今日为何情绪低落就着手环住了严争鸣的脖子 俯身贴在严争鸣耳侧 师兄 这么多年刀山火海我们都趟过来了 以后我都在 我会陪着你好不好?”严争鸣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在程潜唇角亲了一下  吃了一嘴嫩豆腐的严掌门大摇大摆的回他的温柔乡了 李筠就知道这掌门没有一天不折腾他的 这位严掌门想要祭祖 要他把信带去群妖谷 之后让 水坑去南疆把他准备的东西给韩渊 ,李筠估算了一下群妖谷到南疆的路程也不由得心疼起这个小师妹来。已经成了妖王的水坑在收到掌门师兄的信时这位妖王的心理状态就是“现在叛出师门还来得及吗”?可是还是委屈的往南疆飞去了 至清晨扶摇山上一声鹤唳带着赤色的火焰水坑满怀期待的“师兄,你看我好看吗” 严争鸣看着这个小师妹活像个麻雀那五颜六色的羽毛差点晃瞎了他的眼 “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说着就拔下了水坑脑袋后面一根火红的羽毛水坑心里叛出师门的心思更加确定了!水坑 东西呢 水坑差点忘了 “大师兄这是什么啊?”走过来的程潜瞥一眼对小师妹说:“这是通心镜 引一缕魂魄至镜中 镜中人就可以通过镜面看到外面。”程潜冷哼了一声他前几天还问了严争鸣要不要把韩渊叫回来, 严争鸣煞有介事的说 “他那张脸是回来寒碜我的吗?”然后就让水坑把通心镜给韩渊 他这个师兄啊!水坑似懂非懂的听着 李筠看见这副镜子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严争鸣,你不是说这镜子丢了吗?”程潜看了一眼水坑两个人全都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心疼”。李筠嚷嚷着 “这门派没法呆了,水坑跟我走吧”水坑愣在原地悄悄的问了一句“二师兄 你怎么不带三师兄一起走啊?”李筠轻拍了一下她的头,水坑顿时心领神会"我明白了,二师兄,你是怕大师兄!" 李筠叹口气觉得还是自己出走吧。“你们吵什么呢 让不让我睡觉了?”通过镜子韩渊那张脸就刺激了严掌门,忙把镜子推给程潜,对着水坑和李筠还爪牙舞爪的韩渊,顿时就像收了爪子的猫一声都不吭了。吵闹过后严争鸣带着几个师兄弟们进入不知堂祭祀。不知堂依旧茅草翻飞 平安无事牌还挂在茅草屋前 

三角木桌下还垫着一本经书,一切都是曾经的样子,虽然斯人已逝 这却永远是他们这几只倦鸟的归巢。几个师兄弟们都神情肃穆唯有韩渊努力的伸出手想摸摸那张木桌确是抓空了,韩渊死死咬着牙装作若无其事可谁都看见了他扑空后眼底的落寞。严争鸣在祭桌上点了三只香,待祭桌的香燃完 严争鸣跪在前面 程潜跪在他身后李筠捧着通心镜镜里的韩渊整了整自己的袍子俯身跪下可谁也不知道那袍子的一角已经被他攥的变了形。水坑跟着跪在最后 严争鸣 酒撒桌前 一杯敬天、一杯敬地、一杯敬祖先 严争鸣心中默念 “愿神灵先祖佑我扶摇血脉不断 ”!程潜看着举起酒杯撒向地面的严争鸣 抽掉了少年时的单薄 取而代之的是山脊一样的脊背延绵不绝又不露声色。程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以后一定要站在他身旁 风雪冰霜他全都要替他抗下,他便是他的温柔乡。祭祀完毕 师兄妹们在不知堂吃了点简单的饭菜,席间的气氛简直像程潜霜刃上的冰霜。程潜喝了点茶看着席上有些孤独的严争鸣他尝了几口冷酒越发沉默,沉默的连韩渊都多看了他好几眼 半个时辰后通心镜失效韩渊消失在镜里韩渊没看够这扶摇山,无可奈何的塞了一大把程潜给他的松子糖,齁的直咳又一壶一壶的灌酒。终究还是回不去。程潜走过去扶着严争鸣“师兄,我们回去吧”水坑回了群妖谷, 李筠也回了洞府 ,席间只剩了他们俩个,严争鸣并没有醉的太过只不过是心情不太好才会有醉意,但也是让程潜搀扶着回了清安居,严争鸣压低嗓子有些沙哑的开口

“小潜,只有我们两个了!”以前严争鸣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知道他是在撩拨他,可今天…“师兄,你不用自责,你是最好的掌门!” 严争鸣抱着程潜下巴垫在他的肩窝上 闷闷的说:“我不是 我不是 你,我没照看好 韩渊我也没照看好 我不是的”。程潜这副玉做的身体 却也感到了心疼,严争鸣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根细针扎在了心上不深但密密麻麻,无处可逃。程潜摸着严争鸣的头发哄着“师兄 你是最好的掌门,也是我最爱的师兄,我在呢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严争鸣有些呆呆的眼神因为饮酒有点涣散“小潜,伸手。”程潜有些懵但还是乖乖伸出了手,一根红绳绕在程潜的手腕上  严争鸣嘴里还咕囔话虽然有些含糊 但程潜还是真真切切听到了每一个字。

严争鸣说出了心底最深的愿望“愿我的小潜 岁岁长乐,无忧无恙!”







期待已久 惊蛰破晓 六爻入梦!

江入大荒。:

写手之一报道!

罄淮:

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

倔强不屈残存一魂,聚灵于玉,霜刃出鞘傲然屹立世间。
轻狂浪荡追忆年少,心魔入障,剑走偏锋独守门派一方。
扶摇落,扶摇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生死两茫无相见,却遇红尘万丈犹少年。
是入定时毫无保留的后背,是闲谈时刻下私心的发带,三寸柔情换柔情。
百年分隔,遇如初见新人面。
雷响惊蛰,春拂云开故人归。
恰如心尖桃花潭。


策划: @罄淮 / @陆寻星 

文案: @江入大荒。 

题字: @合欢 

美工: @华歌鸽 

活动时间:3.5 / TAG: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

【参与人员】

【00:00】文  @罄淮   
【00:30】画  @冰島 
【01:00】画  @苍梧 
【01:30】字  @合欢   
【02:00】文  @顾望。  
【02:30】画  @贫道旻珺  
【03:00】画  @鳴光燈 
【03 :  30】字 @望春山 
【04:00】文  @山北迟青 
【05:00】画  @水自南归   
【05:30】文  @陆寻星   
【06:00】文  @蟹橙   
【06 :  30】字 @火中取勺在睡觉     
【07:00】画  @铜钱    
【07:30】文  @道爷碱三丰☯️   
【07:31】画  @雅雯 
(掉落)
【08:00】文  @F同学是只仓鼠   
【08:30】文  @是谢景行。   
【09:00】画  @NaCl过量鱼√  
【09:30】画  @九木又    
【10:00】字  @钺上柳梢头    
【10:30】字  @原树.  
【11:00】文  @江入大荒。   
【11:30】画  @-盐酥鲤鱼精   
【12:00】画  @晏一   
【12:30】画  @二期星期二  
【13:00】字  @长剑覆雪。   
【13:30】画  @我ID不土  我对晚宁哥哥一心一意                           
【14:00】画  @三生烟火   
【14:30】文  @听刀   
【15:00】画  @十二单🥥    
【15:30】画  @木艮木艮   
【16:00】文  @花酒为期   
【16:30】画  @佳声声声声   
【17:00】字  @公子初尘   
【17:30】画  @鹿衔草   
【18:00】字  @-無端-  
【18:30】画  @-临刀-   
【19:00】字  @辛尚仁   
【19:30】画  @伍所事事   
【20:00】文  @夜溪玦    
【20:20】章  @汐落 
(掉落)  
【20:30】文  @云锁朱阁。   
【21:00】画  @照川菓     
【21:30】画  @性感阳光在线摸鱼  
【22:00】字  @闭孤馆   
【22:09】章  @韩叙 
(掉落)
【22:30】文  @XXXxuanyuan   
【23:00】字  @箫韶九成°    
【23:30】文  @荣焉  

【随机彩蛋】歌  @天衾儿  

                        文 @拓山意 


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惊蛰之时,请君一阅                  

所有的苦难与背负的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这图真的好有感觉!

清安遗梦

ooc是我的 鸣潜是真的!!!


严争鸣大摇大摆的进了清安居, 清安居的竹海看到他就像看到仇人似的全都随着风沙沙作响起来 像是还没忘记这位掌门不时吹着叶子折

磨它们的事。迈入清安居一股清气迎面而来 原是程潜入了定,严争鸣轻手轻脚的坐在床搨边拖着腮半侧着脸看着他描摹了百年的少年,不知怎的竟生出几分物是人非的感觉。 程潜察觉到身边有人放逐体外的元神蓦地收回了自己的丹田 那一双眼睛也不知盯着他看了多久黝黑清亮的眼睛里只放进了他一人 "来了多久 怎么不叫我?″严争鸣待了快半个时辰了小兔崽子居然不关心自己看了他半个时辰累不累 扭头给了他一个"我被你的话惹怒了赶紧来哄我"的表情。程潜不知道他的大师兄为何会生气 袍子也换了头发也梳上了怎么就不顺他心了  程潜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带娃!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又不知道怎么哄只好无奈的往他身边挪了挪带着一点撒娇的语气"师兄,嗯 ,你没看够可以继续看的。"严争鸣看他还是没有反应猛地抬起身子就要走从前,程潜离得近拽了一下严争鸣雪白缎袍上的衣角,严争鸣竟被拽倒在了程潜的床上,严争鸣看到自己这幅德行声音提高了些声骂道"程潜 你想干什么?" 程潜的嘴角勾了一下"

得罪了 师兄”!可是无奈程潜在这种事上绝对是块木头摁着严争鸣快半盏茶了却不知道怎么做!一阵冷香拂过程潜只觉得遥远的前世和现在都被这香串联起了一条线

‌这袖中的芙蓉香是他流浪百年间的痴恋与思念,年少时的青龙岛那是他坚强的理由 也是他锁仙台后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决心,这百味掺杂渗入程潜的四肢百骸一时间竟像中了大师兄的芙蓉香的咒 整个人都有些懵。严争鸣趁着这个空隙反手抓住程潜的手腕用力一拽右手扶着程潜的腰 形式瞬间风云变幻。程潜回过了一点神 眼神还因为沉浸在大师兄的芙蓉香里有些迷离,严争鸣摁着腰冲程潜十分欠揍的笑了一下,他的眼尾生的勾人一笑起来微微上扬程潜看着大师兄的眼睛不自然的咽了一下口水。严争鸣鼻尖堪堪贴在了程潜的耳朵 一股略带潮湿的温热让程潜的脸红成了个成熟的苹果"刚才不是还问我看没看够吗?"程潜被他这句挑逗的话闹的有些恼火双手开始挣扎 严争鸣却也不急,身子又俯的低了些轻声的说"小潜 这不是梦吧?”程潜没拗过大师兄钳着的双臂 语气有些泄气轻声说了句"当然不是" 严争鸣眼睛有些润像是想起了什么 他想起了满身是血 葬在孤岛上的少年他好看的眉蹙了一下钳着的双臂松了些。程潜知道他想起了什么 环手抱住严争鸣的脖子安慰道"这不是梦,师兄 我在 我会一直在的即使有一天不在了也与你合于一坟魂归一处好不好?″这番话说的坚定又温柔 严争鸣微蹙的眉慢慢舒展开眼睛有些红盯着程潜"合于一坟 魂归一处?他狠狠的吸了囗气心口突突的跳着强压着快要蹦出来的心一字一顿"这可是你说的就算将来你后悔我也 程潜啄了一下他的嘴唇 笑着说"对 我说的 长期有效!”严争鸣听到

这里那些过往仿佛真如一场噩梦 梦醒了他终于可以拥抱这求之不得的真实

嘴里霸道又执拗的喊着"小潜 我的 我的小潜!"随即吻上程潜的唇 严争鸣仿佛将这百年间的孤独 绝望 愧疚 思念放到这个吻上 没有缠绵的轻啄只有直入的接触越来越用力 不给程潜一丝离开自己的机会,程潜只觉得仿佛沉身水底喘不过气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严争鸣放开了程潜的唇 强烈而霸道的吻结束 吻上了程潜的锁骨,与嘴唇不同这回严争鸣温柔的多 牙齿不再是撕咬而是来回的摩挲 被残暴对待过的程潜刚透过气 又被这种方式弄的有些酥软 刚想出声一根细长雪腻的手指就放在了程潜的嘴唇上"噤声!"随后在眉心 耳垂 锁骨逡巡一圈 程潜脸又红了几分 严争鸣一只手自腰间直下触到尾椎 程潜感觉一股酥麻穿过身体猝不及防的剧痛逼的程潜低沉的闷哼了一声!

山间冷月划着星辉照进清安居随着这月光一起两个少年在心里揉碎了最深的梦不知堂仍旧茅草翻飞  风灯吹摆着百年离思能求仁得仁便是大幸!

一声鹤唳撕破宁静  天亮了!


为爰发电 六爻冲鸭!

罄淮:

六爻惊蛰24h招人啦!

“师兄,我不怕天劫,只怕你。”
“完了,万劫不复了。”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

铜钱落地,激起惊蛰声声雷
扶摇直上,百年死生复相见
千丈深渊,未及心上桃花潭
数年鸣潜,今同君相约惊蛰

上穷碧落下黄泉,诚邀君共书百年情书
今招文手、画手、字手、章手及美工老师同策六爻惊蛰24h,微审不严

恭候老师们的加入,也欢迎小可爱们关注我们活动
三月五日,惊蛰第一声雷起,不见不散

——————————

策划: @罄淮  @陆寻星 

感谢题字老师 @121/603. 和提供海报的老师刀刀!

【六爻】扶摇山的二三事

食堂抢饭第一人:

可能会有ooc。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不小心删掉了,这是补档嘤嘤嘤。




1.严争鸣喜欢摆弄自己的头发是众人皆知的事,但不知道是不是在扶摇山待久了有点无聊的原因,他把这破习惯改良了一下——他开始给别人编辫子了。


李筠和水坑的头发他瞧不上,韩渊的头发里全是沙。所以这个悲催倒霉的事就降临在了程潜身上。但鉴于严争鸣不敢惹程潜,所以他都是在程潜睡觉的时候给他扎小辫。


第二天起来程潜看见自己的鸡窝头第一反应就是提着霜刃去找严争鸣。




2.自从严争鸣发现了自己可以吹叶子这个技能他就天天吹天天吹,吹得原本灵气充沛的竹林都全焉了,但他竟然觉得自己吹的不错?


由于扶摇山掌门吹叶子的招数太强大,弄得整个扶摇山都人心惶惶,现在就是看见严争鸣摘下一片叶子第一反应就去抢过来,实在不行就跑!


严争鸣:呵一个两个都是白眼狼,我吹得那么好听你们就是不懂欣赏。




3.韩潭从妖界回来的时候还带了只像是同类的鸟,还是公的,。扶摇山的师兄们第一反应就是把他赶出去。严争鸣终于理直气壮的教训了一下人:“你天天都在妖界干些啥?不是要称霸吗?称着称着你还给我们还会来个公鸟?你要造反啊你!”


水坑满脸懵逼:“你们在干什么?!别人是我母亲旧部的儿子,来人界见识见识世面的!还有我怎么了我,我不就带个男的回来吗,你天天和小师哥唔……”李筠觉得她后面说出来的话有点危险,不知从哪拿来的一个果子直接塞进韩潭嘴里。


水坑:??????




4.韩渊一天到晚都呆在荒漠里,啥都没有,就还有几包严争鸣和程潜来看他时给他捎的松子糖。但再好吃的东西吃久了也会吃腻。这次他们来的时候韩渊就较为委婉的说了句:“这糖我在这吃得干得慌,你们下次能不能给我带点其他的啊?”


第二次严争鸣程潜来的时候带了壶水。


韩渊:???什么玩意儿?


“你不是说你干得慌吗,想着你这沙漠也没多少水喝,就给你带了点扶摇山的泉水。甜,还有家乡的味道。”


韩渊心说我可去你妈的家乡的味道。




5.李筠酷爱做蛤蟆毛毛虫这些丑不拉几的东西。有一天他终于做出了好看的昆虫——蝴蝶。他觉得这个跟他家大师兄一模一样,就做了十几二十只放在了清安居。可哪知花孔雀严争鸣见着蝴蝶就讨厌,在得知是李筠做的之后满山的追着李筠打,吓得李筠又重新开始了他的养蛤蟆宠物之旅。

六爻渊筠《李筠的奇妙南疆冒险》

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

*十分沙雕,慎阅


*后续.....看情况吧(瘫)








南疆的夏天总是昏昏沉沉的,林间温泉的雾气在低空缭绕不散,栖息在韩渊的手臂上,被冰镇了个实在,结成一串细细的水珠。




他披头散发地坐在此间泡温泉,没长骨头似的靠在岸边,只露出一个苍白的剪影,隔着云山雾海一观,十分能引起南疆各路女魔头的遐想。




只可惜众妖并未挨揍上瘾,所以没敢打扰这位贵人沐浴。




此时,一道鬼鬼祟祟的真元从旁边浮了起来,细微得转瞬即逝,却依然被闭目养神的韩渊察觉到了。




“雕虫小技,”韩渊一身千锤百炼的威压扫了出去,瞬间扼住了那道真元,连眼睛都没睁,不留情道,“什么东西,好大的胆子。”




真元的来源是一片叶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粘在他放在岸边的衣服上了,专挑他泡澡的时候下手,猥琐得十分处心积虑。




那片绿油油的叶子好像通人性,不幸被人扼住七寸,在韩渊手里识时务地颤抖片刻,摇身一变成了一条顶花带刺的毛毛虫。




韩渊长眉一竖,被这别出心裁的“雕虫小技”着实恶心了一番。




毛毛虫十分怂包地“看”了他一眼,谨小慎微地支起半条,心虚地口吐人言道:“小渊,是我。”




韩渊:“......”




姓李的已经狗胆包天到这种程度了。




毛毛虫逼真地摊了个手,率先展现了非礼勿视的诚意,半身不遂地扭过头去,此地无银道:“我不知道你在沐浴,哎,师兄是那种人吗……你接着洗,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不妨事不妨事。”




韩渊支着额头忍无可忍地笑了起来,看上去是既往不咎了,只是这泯恩仇的一笑十分耐人寻味。




毛毛虫大概和主人出自一个模子,色厉内荏地梗着脖子道:“师兄赔礼道歉就是了。”




韩渊笑够了,感觉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消遣,顺从地接上了快要狗急跳墙的李筠的话:“我没有怪罪师兄的意思,只是这个小玩意挺有趣的,看来师兄的驱物之术已臻化境。”




毛毛虫听了之后好像松了一口气,头也昂得更高了些,似是有些赧然道:“哪里,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罢了,不足挂齿。”




韩渊嘴角的笑容涟漪一样地扩大了,看上去竟变成了不怀好意。




他心想:“就这么放过他,好像有点亏。”




他十分心疼师兄地一皱眉,顺理成章地“替人着想”道:“与其驱使外物,师兄直接过来与我说话不是更好?”




毛毛虫难以自抑地浑身一抖,正对上韩渊绵里藏针的笑容。




韩渊嘴里低低地念了句什么,伸手隔空一抓。




半空中开了一条黑色的口子,李筠本人被头重脚轻地倒了出来,像一只惊慌失措的青蛙那样张开了四肢,“呱”的一声入了水。




正好被下面的人有意无意地接了个满怀。




原本岁月静好的温泉遭此横祸,愤怒地溅起了一条小瀑布,劈头盖脸地浇在了两人身上。




李筠趴在韩渊怀里,饱受惊吓地“喵”了一声:“我怎么在这里?”